这是一个真理

一个梦想家,一个写写画画的...人?

二.3 地点 小屋

     于丹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,他在楼梯口逗留了一会儿。棕黄色墙纸点缀延展的枝条,生漆味画框中央古镇红桥,于丹察觉到明朗的视线在望着他,但于丹没有回头,静静靠在扶手上,欣赏或是观察这装修的富有人情味的走廊。
     于丹在追忆,他发现自己被传送过来后时常多愁善感的回忆过去的生活。以前的他每天都要吞下上百片药,夏圣宏告诉他这是为了保证于丹状态的稳定。他第一次服用白色的椭圆药片,喉咙苦的简直想吐出来,橘色的小药片味道还行,只是有一点酸,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些药真正的用处,可跟夏圣宏说的“保证稳定的状态”差太远了。于...

2018-07-06

二.2 地点 小屋

     厨房的煤气熄了,青年把餐盘放在桌子上。可能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消化系统,饭菜做的格外清淡。于丹在客厅与防雪服的扣子挣扎,他脱下防雪服将其扔向沙发。两个人安静的坐在餐厅吃东西。

   于丹:你就没啥要问的?失忆就失忆,你脑袋也傻了吗?
   青年:我刚刚震惊来着,没缓过来
   于丹:这样啊,抱歉,我不应该因为你的几句话,这么刻薄的对你
   青年:不是,我在震惊,原来你脱掉那件蓝不拉几的褂子还挺显年轻的
   于丹:所以你以为我们是平辈,对我的尊称都没啦?...

2018-07-05

二.1 地点 小屋

于丹醒来,他的额头满是汗水,不是因为紧张和恐惧,而是太热了。
他睁眼看到的是熟悉亲切的卧室天花板,阳光从窗帘的缝隙照来,窗帘则被映照的通黄。于丹发现自己还穿着防雪服,背包却放在身侧。他猜想在自己雪地里靠着的东西,就是这个沉重的包。于丹的身体仍然很虚弱,他费劲的摘下护目镜的松紧带。
他下了床,一步步走到厨房,拿走了干果盘。后又一步步走向客厅

于丹(热情的)
     “家里只有这些东西,别介意——”

于丹原以为救了自己的那个人会像原来一样,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发呆。但是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,阳光从窗户的间隙照来,灰粒和尘埃熠熠生辉的旋转。又只剩他一个人了

于...

2018-06-26

一 地点 无垠的雪地

于丹站在冰天雪地中,他身穿深蓝防雪服,头戴护目镜,身上巨大的背包让他看上去像一个科考站员。冰原的风很大,狂风吹卷起雪花,雪花在空中不正常地滞留长久后,才不情愿的落在地上。云朵如丝如缕,最远处的风信子粉和月季黄糅杂在一起,然后是辉映阳光的白兰般云彩。天空海蓝,冰层泛起浪花白
于丹向四周望去,没有任何别物,他用嘶哑的声音呼喊,没有任何回应。他尝试着向前走,发现自己每向前踏一步,身体都会离开原地很高,脚下的仿佛不是地面而是弹簧床。他在这奇怪的环境中极难保持平衡,很快摔倒了,他一头载在地上,身体向前滑行了片刻,冰冷的雪灌进了他的帽子和衣领口

于丹(面色恍惚)
    ...

2018-05-02

© 这是一个真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