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真理

一个梦想家,一个写写画画的...人?

二.2 地点 小屋

     厨房的煤气熄了,青年把餐盘放在桌子上。可能是为了保护他们的消化系统,饭菜做的格外清淡。于丹在客厅与防雪服的扣子挣扎,他脱下防雪服将其扔向沙发。两个人安静的坐在餐厅吃东西。

   于丹:你就没啥要问的?失忆就失忆,你脑袋也傻了吗?
   青年:我刚刚震惊来着,没缓过来
   于丹:这样啊,抱歉,我不应该因为你的几句话,这么刻薄的对你
   青年:不是,我在震惊,原来你脱掉那件蓝不拉几的褂子还挺显年轻的
   于丹:所以你以为我们是平辈,对我的尊称都没啦??
   于丹:你还质疑我的品味!
   青年:没错,你的外套,款式老土的可怕
   于丹:……失忆了还记得款式打扮,你很厉害
   青年:我觉得我只是忘记了……我的家人?或许还有点别的什么
   于丹:那我问几个问题吧
   青年点头
   于丹:你的名字?
   青年:不知道
   于丹:记住你是明朗,人不如其名。你家几口人?
   明朗:这是人口普查?我忘了
   于丹:你身份证号后四位数?
   明朗:0023
   于丹:你最喜欢的动物?
   明朗:白尾鹞。为什么要问这个
   于丹:我就随便问问。你家几棵树?
   明朗:两棵。一棵是枣树,另一颗也是枣树
   于丹:嗯,你银行卡密码是?
   明朗:983……等等,你确定你是随便问问?

   于丹喝光最后一口粥,把碗丢进水池里

   于丹:好了,后吃完的洗碗!你可不能白吃白住下去,多做点活
   明朗:其实你问了我家门口有几棵树后,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
   于丹:你说吧
   明朗:这栋房的门口不就有两棵树么
   于丹:……我困了
   明朗:我刚进来的时候不是说我觉得房子很熟悉么
   于丹:我睡着了
   明朗:我怀疑这栋房其实是我的!
   于丹:zzzzzzzz
   明朗:不行,你必须解释一下,而且装睡不是嘴里喊z!
   于丹:你的直觉很准
   明朗:你这么坦诚?
   于丹:可不是嘛,其实我本可以骗你,但是我良心过不去
   明朗:套银行卡密码的时候没良心,现在你就有良心了
   于丹:那当然,我不在乎骗你,但是我不能隐瞒你的家人对我说过的话
   明朗:好啊你!等会儿我把这笔账找个本本记下来。你先聊聊我的家人
   于丹:你有一个姐姐,她去了很远的地方,为了你。你的父亲是个混账,他只在乎他的家业。你母亲我倒是没什么印象
   明朗:怎么气氛一下子沉重了
   明朗:……我的姐姐,她怎么样?
   于丹:她的房间在二楼,房门刷上了澄粉的漆,你去看看吧
   明朗:好,钥匙呢?
   于丹:问我干什么,我没有
   明朗:那我怎么开门?
   于丹:暴力一点,要么撞进去,要么从窗户进去
   明朗:哇,我进个屋怎么跟做贼一样。
   于丹: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。要是不愿意你可以找找钥匙,你的房间说不定会有
   明朗:……谢谢
   于丹:应该的,那我上楼咯
   明朗:其实听你讲了这么多,我觉得很开心。我们以前是不是朋友?
   于丹:那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了
  
   明朗目送于丹走上楼梯

   明朗:等等,我为什么要放他走,我这是做完了饭还要洗碗?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这是一个真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