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真理

一个梦想家,一个写写画画的...人?

二.3 地点 小屋

     于丹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,他在楼梯口逗留了一会儿。棕黄色墙纸点缀延展的枝条,生漆味画框中央古镇红桥,于丹察觉到明朗的视线在望着他,但于丹没有回头,静静靠在扶手上,欣赏或是观察这装修的富有人情味的走廊。
     于丹在追忆,他发现自己被传送过来后时常多愁善感的回忆过去的生活。以前的他每天都要吞下上百片药,夏圣宏告诉他这是为了保证于丹状态的稳定。他第一次服用白色的椭圆药片,喉咙苦的简直想吐出来,橘色的小药片味道还行,只是有一点酸,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这些药真正的用处,可跟夏圣宏说的“保证稳定的状态”差太远了。于丹敬佩自己能这么直面过去。

明朗(一边上楼梯一边说)
     “嗨?带我随便看看成不”

明朗的手带着水渍,他没把手擦干净就过来了

于丹(回过神来)
     “自己家还用的着我带路吗”
明朗
     “也对,不过我感觉怪怪的”
于丹(关切的问)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明朗(迟疑的解释)
     “……也没怎么,只是我心里一直有种感觉,好像我不应该来这儿”
于丹
     “换在平时我会好好调查房间,不过你现在忘记了太多,应该是记忆错位导致的异感,好好休息吧”

明朗应了声好,走到第一扇门前,把手嘎吱一响,门毫无动静

明朗
     “打不开?”
于丹
     “这好像是书房,不应该有锁,我看看”

于丹握住把手,旋转,门开了

明朗(疑惑)
      “难道我们的开门方式不一样?”

明朗这样说着,尝试打开书房对面的门,以失败告终。明朗示意于丹再试一次,门开了,这是一个杂物间,物品放在纸盒里杂乱的摆放着

明朗(若有所思)
      “于丹,你试试打开我姐姐的房间”

刷着澄粉色油漆的门开了,于丹一眼都没撇就立刻关上了门

    于丹:我怎么觉得有点恐怖
    明朗:我也觉得恐怖,程度大概有你的八百倍吧
    于丹: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
    明朗:我也是
    明朗:我觉得我可能被诅咒过,不然我是怎么失忆的
    于丹:很有可能!不过我想的是,如果我可以打开所有的门,我岂不是发达了
    明朗:好了,你不必讲这么没品的笑话
    于丹:……
    明朗:我其实知道你说这些是逗我开心,不过我现在心情非常复杂,不想听这些
    于丹:……
    明朗:你帮我把我房间的门打开吧
    于丹:好
    明朗:你终于不哑巴了
  
    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这是一个真理 | Powered by LOFTER